请回答2012:独立乐复活 电影

/ / 2019-09-20
请回答2012。大家好,我是郭小寒,一位独立音乐的爱好者和推广者,这么多年做过很多唱片监制演出和相关的活动。2012年是我专职做演出和音乐推广的第一年,当然这一年也是我作为80后的30岁的第一年。我今天就会给大家从音乐的角度和个人成长的角度去诠释2012年。在2012年的1月,我最喜欢的地球上最后一......



请回答2012。


大家好,我是郭小寒,一位独立音乐的爱好者和推广者,这么多年做过很多唱片监制演出和相关的活动。2012年是我专职做演出和音乐推广的第一年,当然这一年也是我作为80后的30岁的第一年。我今天就会给大家从音乐的角度和个人成长的角度去诠释2012年。


在2012年的1月,我最喜欢的地球上最后一个音乐诗人莱昂纳多·科恩(Leonard Cohen)发表了他的一张全长专辑《Old Ideas》。他在2016年的时候去世了。所有关于死亡的预言,关于生命的终结,其实都让他像写一首藏头诗一样写到了《Old Ideas》这张专辑里,在科恩漫长的生命里,他开始回顾自己的一生。


《Old Ideas》专辑封面。


在请回答2012这个主题里,不妨先以他的一首歌《Going Home》作为回答的开头,科恩举重若轻的一句“Going Home”,其实就是回家,回到死亡之地的一个隐喻,在这首歌里他以自己和自己交谈的方式回顾了一生,那么对于我们这些三十而立的,从孩子变成成年人的人来讲,2012年也是以一个盛大节日的结束作为了全年的开始,那就是我们最喜欢的一个精神聚集地,我们的秘密俱乐部,位于五道口的D22俱乐部,在2012年1月份正式宣告了它的倒闭。


那一天我们举行了盛大的摇滚演出,在大家都在疯狂地把汗水和泪水洒向舞台的时候,D22的老板举起了一个牌子说我们倒闭了! 


弹吉他的万晓利。


它其实承载了那时一代人的青春,就是按中国摇滚乐的历史来讲,进入21世纪之后,我们进入到了一个所谓的北京新生一代,代表事件就是类似摩登天空的成立,包括像新裤子、果味VC、清醒这些乐队纷纷而出,它代表着北京的乐队又进入了一个更年轻的状态。

 

那在2012年摇滚乐还发生了怎样的事情?对于那个年代追摇滚乐的人来说产生了哪些影响?完整音频,敬请收听蜻蜓FM《请回答1969-2019》


延伸阅读:


这是爱的夏天,也是躁动的夏天,一次在布鲁克林的偶遇,将两个年轻人引向了艺术、奉献和启蒙的道路。日后,帕蒂·史密斯会成为一名诗人和表演者,罗伯特·梅普尔索普则将自己极具挑衅的风格对准摄影。而此时,他们只是两个饥肠辘辘的年轻人,在城市中穿行,被纯真和热情所裹挟。从科尼岛到第四十二街,他们感受着城市的脉搏,并最终来到“马克斯的堪萨斯城”。——在那著名的圆桌旁,“波普教皇”安迪·沃霍尔已身影不再,但他的王室成员们仍在此接受朝拜。1969年,人类登月之年,他们驻扎进了切尔西旅馆,并很快融入这个由声名狼藉者和名声显赫者所组成的社群,结识了当时最富影响力的艺术家和各式各样的边缘异客。


《只是孩子》封面。

 

这是一个各种意识都分外高涨的时代,诗歌、摇滚、艺术和性别政治的不同世界,在彼此碰撞、炸裂。在这样的氛围之下,两个孩子约定,要看顾彼此。他们是斗志昂扬的浪漫主义者,将自己完全献身于创作,并被对方的梦想和渴望所点燃。在饥饿的年月里,他们轮流为对方提供着激励和养料。《只是孩子》以爱情故事开始,以挽歌结尾。它是对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纽约的一次礼赞,那时,这座城市正在逐渐发展为西方世界的文化之都。这本书记述了它的富庶和贫穷,也描摹了它的混混和恶棍。它讲述了一个真实的神话,勾勒出一幅正在向上攀登的年轻艺术家的画像,而预示着名望降临的序曲也随之奏响。

 

出品:蜻蜓FM

战略合作媒体:新京报

编辑 :吴龙珍

校对:危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