怀念李咏,也怀念全家一起看电视的黄金时代… 娱乐评论

/ / 2019-08-11
怀念李咏,也怀念全家一起看电视的黄金时代…...


2017年年底,爱奇艺尖叫之夜,是李咏人生最后一次主持,李咏换了帅气的短发,显得年轻,但已经是带癌工作了。

本身,李咏的幽默,就带着掌控感和正统感,属于中国电视严肃时代到娱乐时代的一个重要衔接。但是在全民娱乐的年代,李咏的梗有点断代了。

节目效果褒贬不一,观众习惯了耍口条的华少,就如当时习惯了永远晃来晃去主持的李咏。时代的车轮,从不为谁停留。



哈文那句:永失我爱,也成了这个世界上最沉重的告白。


如果说,《侣行》张昕宇、梁红算得上走南闯北的神仙眷侣;那么哈文和李咏绝对是央视演播厅的灵魂伴侣。


2018年,两人相爱30年。



李咏依然从不吝表达对哈文的爱和仰慕。哈文从不惧自己身份,随时为老公撑腰。


喜于看见两个能力超强的人联手叱咤风云,更喜于他们的小确幸。

 

李咏夫妇的女儿今年法图麦19岁。这也正是李咏和哈文相爱的年纪。


刚进大学,一个是西部高干女儿,一个是高知家庭的独子;在一起的道路遭受哈文父亲百般阻挠,颇为曲折,但也敌不过年轻人的电光四射,轰轰烈烈。

  

1988年4月13日,李咏和哈文确定恋爱关系后,第一个哈文的生日。


“正是感情突飞猛进的时候啊,哈文的室友和我一起策划了一场“宿舍PARTY”,想给她一个惊喜。还是哈文的室友仗义,帮忙帮到底,免费为我提供服装道具。我穿上一件女士大衣,系一条大红色的围巾,再戴上帽子和宽边眼镜,镜子前一照,能上《大众电影》封面了,美!”


男扮女装趁乱潜入女生宿舍,刚一进门,给哈文吓一大跳:这谁啊?怪里怪气的!


待李咏款款宽衣解带,除去乔装,哈文乐得差点儿背过气去。

天生浪漫的雅痞,会画画,连互通的信件都是画的。在读北京广播学院之前,李咏想当画家来着。

会唱歌,会跳拉丁,衣着考究,像极了一个绅士。还有点经济头脑:大学时期去中央电化教育馆给影视教学资料配音,每分钟6毛钱。几千字的稿子,15分钟配完,能挣9块。一个月下来能挣一千多。80年代末,绝对大款了。

今年年初,哈文低调解散了手下的酷娱影视,专心陪丈夫赴美抗癌。


难过的是,李咏没能给观众一个最后的告别。值得安慰的是,他把最后的平静和时光,留给了最爱的两个女人。


不以功绩来祭奠,只是觉得,哪有来日方长这一说。

 

李咏留下的精彩瞬间,你还记得哪些?


end

继续阅读


杨幂想学范冰冰,差的不只是发量

唐嫣罗晋,有一种爱情叫被全网催婚。